当前位置: MGM线路首页>焦点新闻>国际>

奇迹再现!世界上“第二位”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出现了

奇迹再现!世界上“第二位”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出现了

分享
人工智能朗读:

在采用了与“柏林病人”相同的方法来进行骨髓移植后,2019年3月,在他停止药物治疗后的第17个月,医生也宣布了他的HIV感染可能被治愈的消息。

羊城晚报2020年3月24日讯 最近,中科院官方公众号“科学大院”、“科普中国”官网、“果壳网”都关注到了如下重大进展:世界上第二位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出现了!这位被称为“伦敦病人”的HIV病毒(艾滋病病毒)携带者,在停药30个月之后仍然维持健康状态。

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了解到,这是经由2020年3月10日发表在英国著名医学期刊《柳叶刀·HIV》上的一篇文章公布的。

此前,第一位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,则是被称为“柏林病人”的蒂莫西·布朗。

以往通常只能用药物抑制

艾滋病堪称是“20世纪人类公共卫生领域最大的梦魇”。

HIV是一种能攻击人体免疫系统的病毒。它会把人体免疫系统中最重要的CD4T淋巴细胞作为主要攻击目标,大量破坏该细胞,使人体丧失免疫功能。感染者会因此易于感染各种疾病,并可发生恶性肿瘤。所以,艾滋病患者多死于其他感染带来的并发症。

现有的医疗手段通常只能用药物将HIV感染者体内的病毒抑制在较低水平,维持携带者不发病和无传染性的状态。目前仍没有方法可以完全清除患者体内的HIV病毒,即艾滋病病人获得医学意义上的治愈仍然遥不可期。

“柏林病人”堪称奇迹

第一位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蒂莫西·布朗,他早在1995年就感染了HIV。2006年,他又被诊断患有急性骨髓性白血病。2007年,他在德国柏林接受了白血病骨髓移植治疗后,艾滋病居然被神奇地“治好”了。这一事件当时震惊了整个医学界,医生们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医学界的奇迹——终结艾滋病。

“柏林病人”之所以得以治愈,是因为他在治疗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时,幸运地获得了一位携带突变CCR5的捐赠者的骨髓,得以在进行骨髓移植的同时也改造他的免疫系统。

根据之前的相关研究,人们已发现CCR5突变基因的携带者对于(R5型HIV引发的)艾滋病是先天免疫的,这种突变在全球人群中的概率大约仅为1%,但在欧洲一些地区却高达10%。

研究者们一直猜想,假如把免疫系统改造成没有CCR5的版本,就可能让HIV病毒失去所依赖的“标靶”,从而达到让免疫重生并驱除HIV病毒的目的。

“柏林病人”骨髓移植手术后,来自供体骨髓的造血干细胞成功发育成一套不受HIV侵袭的免疫系统,将他体内的HIV病毒清除干净,并且让整合进柏林病人自身细胞的HIV基因永远“沉睡不醒”——他就被治愈了。

两位治愈者的治疗手段几乎相同

第二位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“伦敦病人”,则是在2003年他23岁的时候被确诊感染HIV的。2011年,他被确诊患有4期淋巴瘤,需要接受骨髓移植。幸运的是,他也找到了一个拥有CCR5突变的供体。

在采用了与“柏林病人”相同的方法来进行骨髓移植后,2019年3月,在他停止药物治疗后的第17个月,医生也宣布了他的HIV感染可能被治愈的消息。

直到今年3月,在停药30个月并且体内检测不到HIV活病毒的时候,“伦敦病人”才决定公开自己的身份——他希望自己能成为其他艾滋病患者的“希望使者”。

找到配型合适的捐赠仍很困难

值得一提的是,这两位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,体内都不是完全没有HIV的痕迹。他们体内仍然有一些细胞的细胞核内含有“沉睡”的HIV基因片段,只是植入含有CCR5突变的骨髓后,他们新建立起来的免疫系统能起到防止HIV复发的保障作用。

研究报告中同时也指出,虽然已有两例成功案例,但是通过骨髓移植治疗艾滋病,仍是一种未得到大规模验证的试验性疗法。

首先,目前在药物干预下,大多数艾滋病病人能实现与常人的预期寿命无异,而骨髓移植这件事本身非常危险,试验对象很容易因为癌症和感染等原因最终无法得以幸存。因此目前此治疗方法的试验对象,只能是那些感染HIV同时罹患终末期血液系统癌症的病人。

此外,上面提到过,CCR5突变基因的携带者在全球人群中的概率大约仅为1%,只是欧洲地区比例稍高。所以要找到配型合适的CCR5突变骨髓捐赠,仍然是非常困难的事。

也有人提出过可以通过对造血干细胞进行基因编辑来获得CCR5突变。虽然如今基因编辑技术已经相当成熟,但由于造血干细胞的培养和增殖还非常困难,对于造血干细胞的基因编辑更是难以轻松实现,所以用基因编辑来制造CCR5突变,以达到治疗艾滋病的目的,要真正全面实施起来,仍有待时日。

文/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易芝娜

[见圳客户端、MGM线路编辑:陈苏雅]